[My home story] Florist Yan Skates

_MG_9556

1992年,花藝設計師丹麥人楊史伽特(Yan Skates)離開了故鄉丹麥,一腳跨進西南邊的英倫大陸,他從破落的東倫敦起家,現已親手裝修了兩座屬於自己的屋子。歲月並未在他臉龐留下痕跡,倒是家裡的裝修和收藏,細緻的呈現了人生起伏的光彩和細節。

 

當時怎麼會想在自己家鄉以外的地方置產?

我年輕時候是個畫家,在哥本哈根還有點名氣,地方人士把我當偶像崇拜,做什麼事情都容易,可我不滿足,所以十多年前當丹麥第一次贏得歐洲盃足球賽總冠軍的時候,我想著:“是時候了,不會有更好的榮景了。”當年全國上下都在喝啤酒遊行慶祝,我則在倫敦和柏林之間流浪。

後來,我在倫敦開始了花藝設計的工作,主要為私人宴會和各種活動妝點門面,也開始收藏各種各樣能做為花瓶的容器。十年前買下一戶兩層公寓,主要是因為我發覺自己早就把倫敦當成自己的第二故鄉,也希望能有個像樣的地方擺放這些收藏。

 

你是如何設計和使用這個空間?

這棟房子特別的地方在於,進了門,過了玄關,左手邊就是一個開放式的廚房,吧台則有多功能用途,除了喝茶吃點心,有時候也是我的工作台,但我真正的工作室不在這裡,我另外還有個空間擺放所有的花藝工具。

這個地方比較像是我私人的祕密基地,平時我住在這裡的時間不多,但我在這裡很放鬆,因為樓層高,位在第十層,周遭沒有比我這棟樓更高的建築物,前後又都有露台,夜間望出去總是覺得舒服;這地方只有我住,所以我能按自己的心意給它佈置,我並沒有刻意塑造什麼特殊風格,主要是騰出合適空間來,好好地安放每件收藏品。

我從來不急著裝修,保留著一點空間玩味,像起居室地板的瓷磚,我一直到五年前才找到合適的湖水藍顏色來搭配傢具,我覺得一個人能夠擁有這樣的空間和閒情很重要,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有機會都該為自己創造一個這樣的空間品質。

 

你的收藏品似乎不只包括瓶子,還收藏了哪些有意思的精品?

你在這個家裡看到的所有東西都是我的收藏,白色方格櫃裡,大大小小的瓶子罐子是我旅行或是出外閒逛時的收穫,也許原本的功能是上個世代人家的水罐,但到我手中可以成為別緻的花瓶;還有櫃子最上面這些迷你四角柱,和海邊的防波柱形狀一模一樣,這是一個從事珠寶設計的老朋友留給我的紀念品,當年我和她合開一家小店,她用這些四角柱來展示項鏈和手環,後來她去了紐約,我就留著紀念。

所以你知道,擺放在家裡的物品都有歷史也有故事,沙發椅都是單人座,不成對,但都是復古的北歐風設計,這個暗綠色大理石花紋的桌子從前屬於我奶奶,我特地開車把它從運到倫敦,還有餐廳的圓形大木桌,也是我某天走進一家陰暗破舊的二手店裡找到的寶。

 

為什麼你喜歡在這些地方找尋家居擺設?

十多年前我來到倫敦,住在Spitalfield那個地方,四處一片荒涼,當時正是英國的大蕭條時期,到處都是破舊的廠房,現今價值一億英鎊的房產,當時要價八萬英鎊都還乏人問津,也因此聚集了好多後來成名的藝術家,像是Tracey Emin,我們都在同一家酒吧裡出沒。

所以我一直很習慣在二手店或素人藝術家的工作室裡找喜歡的收藏,和店家、創作者聊天,總會意外成為朋友,甚至你不曉得哪天這些作品會成為炙手可熱的火熱逸品。

 

你也收藏藝術家的作品嗎?

是的,但這些畫作和照片通常和我有深切的關係,我背後這幅畫是我堂弟Ivan Anderson的作品,他是丹麥有名的畫家,更是我從小長大最要好的玩伴,同時畫裡的房子也是故鄉風景,我一直保留著畫框四角的紙膠帶沒有拆,為的是保留它從丹麥運送過來時的模樣。

還有我在倫敦西邊的房子,裡頭有一件很特別的巨型油畫,像人一樣高,更有半面牆那麼寬,畫家是我在倫敦認識的朋友,我很喜歡他的人像風格,因此特別請他為我的伴侶畫作畫,他從置高點取的角度非常特別,成品我們都很喜歡,這幅畫曾送去參賽,贏得國家人像藝廊的年度獎項肯定,作為收藏品,顯得意義非凡。

YAN PORTRAIT.09

 

能否談談你的另外一棟房子,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另外一棟房子的收集都非常考究,是我和伴侶費盡心思打造出的居家樂園。

比如說,我們決定在每個房間都貼上不同花朵圖案的牆紙,為此我找遍了倫敦有名的廠商,至少比較一百種以上不同的花樣,最後才決定四種不同風格的花朵,貼在客廳的,是我最喜歡的,盛開大放的蘭花,而飯廳,則使用清新粉嫩的牽牛花圖案,和落地窗外的山景馬伕道恰巧成最適當的搭配。

 

除了牆紙,還有什麼特別的收藏?

屋子裡最精彩的單品應該是一座維多利亞時期的古董座鐘,多年前向熟識的古董商買的, 在倫敦的華勒斯爵士典藏館可以找到另一件一模一樣的收藏。為了搭配這座鐘,我在客廳裡擺的花瓶也比較傾向古典的設計。

我得承認,銅製鐘身和法式螺旋花紋讓居家的環境氣氛顯得特別典雅,它擺在住家入口底部,來拜訪的朋友只要走過玄關,就能夠一眼看到,我也習慣一回家將鑰匙、信件擱在鐘前的台基上。

 

你也收集古董嗎?

這倒不一定。我不是古董迷,但我享受不同文化風格混合搭配的樂趣,我有兩只半人高的中式瓷器花瓶,只是仿製品,那座古董鐘相比,這對花瓶一點市場價值也沒有,但我特別喜歡上頭的牡丹花圖樣;還有它的配色,意外的和我選的牆紙配色相同,兩個不同風格的裝飾品擺在一起,相互對照挺有意思的。

 

整體來說,你的居家佈置原則是什麼?

我是獨子,從小就將身邊的各種“物件”想成陪伴我打發時光的玩伴。從獨生小孩的眼光看出去,每件東西都是我特別找來的“收集品”,這個習慣一直到長大都沒變。

不過,收藏不等於佈置,居家的藝術在於沒有準則,無法複製。和我的工作一樣,花飾藝術屬工藝品創作,擺在一地可襯托環境,獨立欣賞又是一件精品,我常常需要考量空間結構來搭配花朵,重複使用相同的設計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我在家裡也常常更動掛畫和收藏,每次改變都會帶來不同的效果和氣象。

 

living room 1

 

Box:
楊史伽特(Yan Skates)替倫敦最奢華的酒店和藝廊打造花景,他總是使用最新鮮的花朵打造令人驚奇的場景,色彩斑斕的花葉在他精心設計之下,綻放迷人的風采。

從一開始,史伽特就打定主意要為顧客量身訂作,他說:“我最在意的就是人們看到花朵的反應,對,就是反應,不管是驚訝還是討厭都好,” 他的爺爺是高級訂製西服裁縫師,重視顧客想法的態度間接影響了他的想法,“如果人們看了我的作品而不說一句話就走掉,那真是最可怕的事。”

這些展示花朵通常只維持一日,為了保持花朵的鮮嫩,他通常在宴會開始前兩個小時才到場,差使助手們從小卡車上搬下數百株鮮花嫩葉, 一切井然有序,他則旋風似的整頓會場,而且一定在第一位賓客到達前離去,只留下花朵迎客。 

連結:www.bespokeflowersukltd.com

 

FT 睿  August/2010

 

organic shape sculpture

vintage chair

mirror

floral lamp 

 photo by Maxwell Anderson and Sukju Ryu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