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inception的時候

除了一直驚讚Joseph gordon-levitt 好帥之外,還不斷的想著,能夠和一群人一起進入同一個夢境是多麼令人嚮往的一件事,我不管李奧那多要怎樣控制別人的意志,因為誰也說不準在夢裡到底能夠更自由還是會變得更不自由,而現實裡,和人們一起去經歷某些事件或一段時光,承擔一些些彼此的重量,有時候身不由己,有時候煩人,但最近我總是因為察覺到壓抑在謹慎小心下的雄圖野心而感動。

不小心翻出了一年多前寫的一篇日記,原來我曾經那麼想過。

--

有時候我真不明白,為什麼每次有機會與他人談談他們內心的煩惱與不滿,要不了幾天,自己也會陷入生活的泥沼,那些潛藏的苦悶憂愁,平日與我相處良好,我也總是自信地想像這是一種真實人生的成長法則,但不幸的是,現下這些抑鬱等不及我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和速度消化,排山倒海的爆發出來,逼著主人,也可以說是原兇,窘迫萬分的面對這些當下還解決不了的問題。 

我會在蒸氣滿盈的澡盆裡突然氣憤填膺,也會面無表情地搭上地鐵,同時陷入思絮繁雜的迴圈,就算藉著處理一些步奏多的菜餚點心,還是獨自上街買東西轉移注意力,也不見得每次都奏效。 

於是自暴自棄地不開心,鑽牛角尖地不肯原諒生活中緩慢形成的桎梏,僅管當下自己是對方絮絮叨叨的碎嘴/告解對象,心態不但公正客觀也許還成熟善體對方心意,但做人處事還不夠班的我,甚至還搞不清楚這些對話發生了什麼作用,內心就整個沉了下去。 

前兩天回馬來西亞的符先生才跟我提過一次,他說:最重要的是不要讓這些雜事影響你的心情。 

這話很有道理,可是理解是一回事,真正有體悟又是另一回事啊,我只知道此時此刻處於日子該有些改變的邊緣,帶點半強迫性地干擾,也許我會狗急跳牆,但也有可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也說不一定,就當作是一種追求美好生活的渴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