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 13:

今日早上起不來但下午還是去了謝德慶講座的最後一場,他本人長得好老頭髮都沒了,四個人排排坐時我一下認不出到底哪一位才是穿著制服不斷打卡的他,我想他的作品實在太經典了以致於我直覺地認為他永遠長得像他作品裡的那樣,這也是一種時間感不是嗎?呼應今天整場不斷翻來覆去討論的他作品裡頭提到的時間問題。然後演講結束了,有幸得到了兩張免費的Laurie Anderson 的票,匆匆吃了女王漢堡就殺去看表演,她的expressive和謝的純粹剛毅實在是天與地的兩個極端,這場表演有許多外國人,也看到了許多熟面孔,還有歌手黃大煒,可惜這場演出沒有將她的口白以文字形式出版,要不然我可能會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