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 14:

身旁的女孩子足足小了她七歲,不需要妝,虎牙點綴在很小的臉蛋上,秀髮披垂。她們談論着一些棘手卻可能不該去解決的事,好像自嘲可以把做人處事中最難以解決的那一部分轉成雲淡風清,「這麼無害的女孩子也曾因此苦惱」,無論如何,她感到一絲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