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 15:

有一段時間,我認識了她,她和我有重疊又不重疊的生活。不記得第一次認識是不是在當時的宿舍裡,只印象她看起來非常冷漠、難親近,而且總是帶著一點點輕微的憤怒,似乎對於某些我從沒能探究過的事物有深入的了解。

我有意無意想要知道她的生活、她的喜好,所以總是小心翼翼地與她談話,斟酌地挑選我以為她會感興趣的措辭和話題。可能那個時候我在潛意識感到自己對於_______的迫切需要,即便連那是什麼我都不知道。

有幾次她會帶著吉他,來找我的室友,她們聊什麼我現在都記不得了,有一天她跟我說她是8mm sky版的版主。我點進去,於是開始了,一切沒完沒了,我突然再也不需要聽她講述關於她的種種,我一遍遍反覆放著her november diary,心底有小小的火星爆炸,我感覺我從她那偷走了什麼東西。

最後我沒有成為她的朋友,事實上,我也沒有真的從她那取走了任何一樣東西。至今也只是不斷帶著饑渴,睜眼看著眼前的世界,懷疑地我到底有能耐拿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