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 17:

Coachella現在的現場直播是Hot Chip,漫不經心地想起倫敦北邊,位於大片綠坡高處的Alexandra Palace。那是我去過最神聖的音樂表演場地,在不熟悉的倫敦北邊搭公車橫向穿梭,再以像是「之」字型的方式攀爬到頂,灰暗的天空像碗一樣罩在頭上,抬頭看它,以及簇擁在底下的人龍,亞歷山大皇宮幾乎像是真正的聖殿一樣存在。

看演唱會就是這樣,新鮮、刺激、陌生,所有的躁動和期待都放在一起,跟談戀愛沒有兩樣;那場演唱會也像去過的其它每一場演唱會,埋藏著專屬的小秘密。

那晚結束之後,我們搭火車下山,等在露天月台的時候,我們好像還講了一些要去Brighton攝影雙年展之類的事情,然後,順理成章的因為還不夠晚,卻也沒有其他的選擇,就去了酒吧喝一杯,一個有復古伴唱帶的酒吧。

我不曉得那晚為什麼這麼開心, Hot Chip和LCD Soundsystem甚至不是我最喜歡的團,但我還記得同桌的他和她,抬頭望著電視與卡拉帶,開心張嘴大唱英文歌的模樣,好像連TLC樂團都成為話題之一。

在那個當下,沒有未來也沒有過去,也談不上什麼醉生夢死,只是這晚也的確像每場演唱會或戀愛一樣,經歷過最美好的live現場之後,往後也最好別再提了。

 alexandrapal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