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 8

我隨手拿下圍巾,披在她肩上,因為只穿著光滑緞面襯衫的她喊冷。三吋的高根鞋讓她走路時身體略晃,她摸摸質料,雙手環繞自己肩膀,對我說:你知道我從來沒有姊妹,所以我從來沒有和人分享衣物的經驗,這很特別。
 
我愣,大笑,說:阿我和妹妹可是為了衣服從小吵到大,不過的確,如果有時候妹妹突然說,這件衣服你拿去吧,我會特別覺得意外,然後小小的開心。
 
--
重新相認的女孩跟記憶中一樣,有著非常漂亮的雙眼,spontaneous 和 expressive 這兩個詞拿來放在她身上再適合也不過。幾個小時的談天以後,我接著去看Jónsi的演唱會,太遠了,視力不好的我有時候得瞇著眼用力感受,grow till tall這最後一首安可曲,讓人有起身迎接大雨的衝動,但我只是坐在劇院椅子上深呼吸。
 
--
到底無心的一個動作一句話一個表示真的會改變些什麼吧,不好意思這回中文思緒還是比英文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