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16:

一段感情當中,她常常檢視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愛他,並理性地舉出許多微小的例證,這些例證多如繁星,就算被打破了也不愁再舉出下一個。

她也知道自己個性懦弱,談不上敢愛敢恨,脾氣執拗了一點而已。

--

一起看電影。途中,她轉頭對他說,世界上真的有這種人阿,她不是故意的,但她就是一個徹底的Trouble ma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