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o the world of palpable objects and fruitful delight 進入這個觸手可及且果味繽紛的世界

The Blue and White Collection #10 bathtup  (2010)

 

 

 

當日常需要和精神生活彼此之間的界線和指射越來越模糊,創作者們透過各種方式呈現對生活的觀察和研究。如何被理解,並非全然憑藉觀者的藝術涵養,相反的,觀者們從作品中截取線索,一件有意思的作品常常是因為觸碰到了觀者能夠理解或詮釋的「範圍」,而獲得創造嶄新意義的機會。

 

年紀28歲的華裔馬來西亞藝術家符芳俊去年自於倫敦傳播學院畢業後,他的《藍與白》系列作品即入圍英國沙奇藝廊(Saatchi Gallery)和Channel 4電視台共同打造的比賽New Sensations決選,也獲得在倫敦Eleven Spitalfields藝廊舉辦個展的機會,他的作品帶有豐富的視覺元素,以不同文化之間的交易和轉換為中心,敘述西方社會裡,帶有東方味的文化元素如何被闡釋、並自然而然地融入本土文化當中。

 

在《藍與白》紙製模型系列裡,他選擇了非常英式的茶壺、三層蛋糕架、有蓋子的奶油碟等家用器皿作為原型,並利用古老的顯影技術藍曬法(cynotype)重現青花瓷器上常出現的藍白中國山水。

這一系列紙做模型靈感來自於符芳俊的意外發現,他起先注意到英國人的家或市集裡,總會出現各式各樣的古舊青花瓷,品質良莠不齊,經過研究,他發現,上頭的山水圖案並非由國外傳入,設計源自於十八世紀的英國瓷器工匠,原因竟是因為進口稅過高。


經過幾個世紀,這一批瓷器早已深入英國,甚至西歐、美國;青花瓷上頭的著名垂柳圖案(The Willow Pattern)為西方人所熟知,大部份人知道上頭描述著一名富家女拒絕許配對象,和窮小子私奔,最後遭憤怒的父親放火燒了屋子,兩人化成一對鴿子的淒美愛情故事。


大部份的華人認得青花瓷,卻對這個故事感到陌生,翻開歷史故事,也找不到戀人幻化為一對鴿子的神話或傳說,究其原因,才知道這是當時的英國瓷器公司為了推銷產品所編織的偽東方情調。這些瓷器隨著商業發展或殖民等種種路線傳到中國,中國工匠模仿,再度出口至西方。

installation view

 

符芳俊著迷於這些來來回回的傳遞,一地的文化經由詮釋、轉換,逐漸在另一地形成新風貌,他說:「現代人依然保持著收集、收藏的習慣,儘管大多數時候並不真正了解這些收藏品的文化淵源。」

他以《藍與白》系列做為明確的例子,解釋東方文化如何轉化成可收藏、帶有異國風情的物件,但事實上,不只在西方如此,反觀亞州世界,人們有時候也並未對西方文物品或設計品有太多了解,有時候只是出於喜歡古舊品、傾慕異國情調、擁有它們以彰顯品味等,不熟悉的感覺凸顯了收藏的價值,也確確實實地反映了人們對於收藏的綺麗遐想。

於是乎,文化物件的起源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他以大片幅相機重新拍攝這些紙模型,精細的呈現細節,意圖操控觀者觀看的方式,不少人竟誤會那是真實的瓷器翻拍;上頭的藍色山水也不是原本的垂柳圖案,他蒐集英國花園裡出現的東方樓閣建築照片,拼貼成一幅乍看是東方山水,實則全然虛構的意象圖景,如此操作之下,真品和贋品之間的價值也出現了更多衡量標準,越往下思考,越產生趣味的弔詭性。

藍白系列桌面展示近拍

 

 

同個展場裡,他的另一個作品果凍系列呼應了這個概念。符芳俊想強調西方製作果凍時使用的原料吉利丁(動物明膠)和馬來西亞使用的洋菜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洋菜在馬來話裡俗稱「agar-agar」,而西方首度利用洋菜來製作果凍的人是一位德國家庭主婦,直到十九世紀,因為殖民時代歐洲國家遠征各地的足跡,才將常見於熱帶國家的洋菜大量地帶回西方。

他以法國維多利亞時代的附有裝飾性的甜點模作為原型,而以洋菜為原料,製作了大型的果凍,暗示殖民帝國的支配者(果凍模具)和東方被殖民國家(洋菜)的文化身分。

展場裡展出了石膏模具、和果凍形狀相仿的PU泡棉,形狀、材質皆不相同的各種「物件」,同時出現在同一個房間裡,出人意表的媒材混合讓觀賞經驗顯得既繽紛又花巧。

果凍系列03和果凍系列04, 洋菜  (2010)

 

 

這幾乎是一場文化研究為重心的展覽創作,符芳俊自詡為生活在當代的業餘古玩收藏家和人類學家,他的作品雖然可以套上後殖民、東方主義等類文化政治理論,不過精彩處在於,在了解此創作者的東方身分之前,觀者已能從自己的私人經驗和理解裡找到一點熟悉的主題而獲得滿足感,看看家中熟悉的鍋盆杯盤,又增添幾許韻味。

策展人Kieth Whittle則以他對收藏的理解,聯想到英國過去的風尚:透過貿易、狀遊旅行等等活動,許多喬治亞時代的紳士蒐集了來自歐洲各地和遠東世界的文化藝品,並於私人宅邸展示收藏,這類型的空間演變成後來的公共博物館原型。

他將此點與展場空間這棟老建築做連結,Whittle特別指出,這棟改建後看起來頗有歷史風味的建築其實原本不過是一棟十八世紀的普通磚造百年老房,因為刻意的裝修,重現了當時,也就是喬治亞時代的古典建築風味,意義上是複製品,不過卻更像「真的」古蹟建築。

也因此,透過他的安排,整場展覽配合室內的建築裝潢和擁有者的原有收藏品—仿製兵馬俑 ,打造得有如私人住家的藝品收藏,然而事實是,這些作品亦非古玩更非某人的收集品,所有的物件看似原生,其實都是再製。

這場展覽混合地的探討文化物件的原生意義和它們所帶來的矛盾與錯覺,讓觀者以新的眼光來思考文化影響世代的能耐 。

 

今藝術 April/2011

 

links:

1. 符芳俊(Fan Chon Hoo)  click

2. The artist to watch 2011/ The Independent click

3. 策展人 Kieth Whittle click

 

installation view

桌面展示, 藍曬法, 無酸檔案紙

桌面展示, 藍曬法, 無酸檔案紙

The Blue and White Collecton # Chamber pot (2010)

The Blue and White Collecton # Chamber pot (2010)

Founder's hoard, 2010

Founder's hoard (2010)

Plaster Mould (2010)

Plaster Mould (2010)

Jelly Sculpture Master Copy # 3

Jelly Sculpture Master Copy # 3 (201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