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設計周探訪

2011 米蘭設計周探訪

 

Georg Jensen
專訪總裁 Ulrik Garde Due 與 Alfredo Collection 設計師Alfredo Häberli

IMG_3148 small

Georg Jensen 總裁 Ulrik Garde Due
photo by 陳伊凡

 

 

經營奢華品牌品牌的態度:保持對自然和真誠生活的喜愛

身為丹麥國寶級品牌喬治傑生的領導人,自08年Ulrik Garde Due接掌總裁一職之後,便致力於該品牌的重新定位,曾在頂級時尚業工作多年的他,擁有一套自然哲學,準備將喬治傑生帶入嶄新的奢華品牌境界。

對Due來說,「奢華風格」和「生活小細節」之間的關連,就如同「設計美學」和「功能」兩要素之間一樣,唇齒相依。他說,北歐設計著重產品的功能性,但在實用之外,從森林曠野中截取而來的設計美感才真正定義了北歐設計的靈魂;而喬治傑生的靈魂,除了精湛的銀雕工藝之外,更存在於低調卻敏銳的生活態度。

「如果你喜歡喬治傑生的珠寶,那你也會喜歡living Collection裡面的產品」Due坦率的說,「也是我在自己家裡會使用的產品。」過去喬治傑生在亞洲地區的形象以飾品為主,消費者對珠寶和手錶熟知慎祥,卻對其他的產品線如Living Collection感到較陌生,這回藉著米蘭傢具展,發表最新的Alfredo系列。

Alfredo系列包含了各式材質,包含骨瓷、不鏽鋼、橡木、矽膠、玻璃等,同時混合使用這些材質,對喬治傑生的Living Collection來說,可算是頭一遭。

Due笑說,喬治傑生本人當年以出色的製銀手藝獲得上流社會的喜愛,但他曾說過一句話「美麗的設計應該是民主的(Beautiful design should be democratic)」,當時正值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原物料相當缺乏,也因此開啓了使用不鏽鋼材質的先例。

儘管訂價因為素材的使用而有落差,但他強調,奢華的定義並非靠價格或珍稀的材質來認定,至少對喬治傑生來說,他們不走這一套路線。「斯堪地那維亞的奢華風格不僅僅展現在你穿戴了什麼,更在於一個人如何透過精緻的生活細節,展現他的個性與態度。」

百年以來,喬治傑生對頂級工匠技術的要求從沒變過,也因此奠定了喬治傑生在丹麥的國寶級尊貴品牌地位,「不過這不代表我們不能嘗試新的設計語言或是新的材質,喬治傑生團隊唯一考量的,是真誠不矯飾的美學觀」他強調。

談到與設計師Alfredo Häberli 的合作, Due非常興奮:「這半年來的合作非常愉快,他的設計風格非常乾淨,眼裡看到的世界又帶有一點讓人愉快的幽默感,也因此,他的設計能夠和諧的融入喬治傑生這個大家庭,並且加了不少分。」

 

IMG_3486 small

設計師Alfredo Häberli在米蘭10 Corso Como的露天花園
photo by 陳伊凡

 

 

Q:這回與喬治傑生的合作,你如何發展你的設計、並與喬治傑生團隊溝通?

A:當初喬治傑生團隊與我聯絡,請我為他們設計,他們給了我一個概念:廚房與餐桌之間的關係,我對他們說,這樣就夠了。我的座右銘是「觀察是最好的思考方式(Observing is the best way of thinking.)」,我觀察人們也觀察物件,廚房櫃子裡和餐桌上的用具,大部份都缺乏良好的設計,所以我重新設計它們,同時也考量到喬治傑生旗下產品一貫的突出線條,以雕塑品的方式重新為他們塑型。

 

Q:Alfredo Collection運用了許多不同的材質,是否有特殊的原因?

A:我做了功課,回頭翻看喬治傑生過去的產品,發現許多不鏽鋼精緻的產品對我來說太冰冷了,我不希望我的新產品只住在不鏽鋼裡,所以我使用了木頭,添加溫暖的顏色和材質觸感。

 

Q:除此之外,Alfredo Collection還俱備哪些特點能代表你的個人設計理念?

A: 身為一個設計師,我也問自己,市面上相關的產品已經那麼多,我是否還需要再設計一次,因此,我決定添加一些「發明」的點子,譬如說,此系列裡的廚房紙巾架結合了吸鐵,使得更換紙巾時的變得有趣;玻璃水瓶上的蓋子我也設計一個小陀螺;孔雀水壺則加了一點巧思,注水口的地方同時也是扶把,能夠帶來使用上的愉悅感 。

 

Q:許多人稱讚你的設計簡單而有趣,對你來說,為設計注入愉悅的元素重要嗎?

A:是的,我其實是一個非常滑稽的人,你必須嚴肅的做你的功課、認真工作,但是也必須從中獲得樂趣。我非常喜歡兒童的直覺性,他們看到一件東西,會直覺的表達喜歡或不喜歡,對我來說,讓人微笑的設計也算好設計,不過我必須強調,我並不會直接將好笑的元素放進設計之中,你必須多看它兩眼才會覺得有意思,而不是像Alessi那樣直接將趣味的造型放入產品造型當中,我追求的是優雅的幽默。

 

Q:所以這是設計在每日生活中扮演的使命嗎?

A:我想是的,設計每日生活小物件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不隨時間流逝而喪失其價值是我最大的目標,我不喜歡汽車廣告總是讓人覺得自己擁有的車不夠好,需要換一台新的,不被時間淘汰的設計是永恆的設計,唯一辦到的方式就是不去追隨潮流,潮流對我來說只是激發靈感,我不做任何跟現下流行有關的產品。

 

Q:這樣的態度幾乎適用於任何人不是嗎?

A:就像一本好書,你可以讀好幾次,隔了幾年再讀,因為生活經驗的增長,又能從中得到新的東西。我做設計工作已經二十年,百分之九十九的設計都依然活躍在生產線上,這也是我成就感的來源。

 

Q:你的第一件設計作品是什麼?

A:我的第一件設計作品是與Alias合作出產的SEC系統櫥櫃,也是這件作品讓我在米蘭傢具展開始受到矚目,當時經濟相當不景氣,所有的廠商都只傾向生產小件產品,而Alias則不同,他們願意投資大件商品。

 

Q:請問你的工作風格是什麼?你是工作狂嗎?

A:我在蘇黎世有個工作室,每個禮拜我固定出國兩三天,像今天我在米蘭,有時我在哥本哈根,瑞士位於歐洲的中心,讓我可以快速的到達各地,這樣的生活已經有二十年了!

 

Q:請用一句話形容這次與喬治傑生的合作?

A: 就像拿到金牌一樣!我不是丹麥人,即使他們曾經和不同的國籍設計師合作,但對我來說依然是很大的肯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