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twear story

 生活在自己的夢想當中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設計師永恆地背負創造新時裝的使命,接受周遭時尚圈人士永不歇息地討論;事業橫跨時裝和潮流的華裔設計師安娜˙蘇(Anna Sui)曾為此下了註解,她說:「每個人都會有屬於他的時刻,時尚就是時間的遊戲,你只能屬於一個時代,這是不可控制的。」

她為再尋常不過的小碎花注入深厚的搖滾復刻文化、並賦予華麗的上流社會氣質,使得她的成功不僅僅是一個典型的美國夢,更使裝飾主義深刻地成為她個人品牌的正字標記。換個例子來說,針織這個古老的老祖母技法幾乎不再稀奇,人們帶著既定的乏味認知來想像這類服飾,不過,時尚圈迷人之處在於太陽底下總有新鮮事,幾年前,瑞典設計師Sandra Backlund以其帶有完美平衡感、有如雕塑品般的針織設計風靡了時尚界,人們對於針織這項傳統工藝才又開始有了新的想像。

 

 

「大部份的時候我藉著針織技法來創造某一種情緒,然後要求我的模特詮釋出那樣的情感。」被認為英國時尚界最受矚目的新秀,以其時髦得近乎無理的貼身鏤空連衣裙為其代表作品,

加拿大籍設計師Mark Fast入行僅三年,已經憑藉著他獨到、辨認性極高的針織技法,在當代高級成衣舞台佔有一席之地。

他設計的服裝清一色貼身,緊緊裹住軀體,細密的衣料透過柔軟、有彈性的身體線條展現出極度的女人魅力,更因為穿著者所散發出的氣質而散發出各種風情,似乎向所有關注他的人表白:「我只為有自信、了解性感的女性做設計。」他的主張也讓八〇年代曾經風行一陣的緊身衣時尚話題重新回到時尚界。

遊走在衣穿人還是人穿衣的辯證之間,混入了萊卡的針織面料就像另一層肌膚一樣,這層肌膚不是拿來保護,而是無痕的盔甲,將「身體自覺」這樣的概念透過具體的時裝設計來展現。

平均每一季都會嘗試十種以上的新技法,Mark Fast推出一件又一件帶著精巧網眼紋路的緊身服飾,別有意識地排除蕾絲或花瓣等趣緻花樣,他要大眾欣賞他的設計時,同時也注意到女性款擺的風情。

他以「披著羊皮的狼」做為最新一季秋冬主題。除了承襲招牌的鏤空針織,這回他開發美麗諾羊毛(Merino wool)做為他最新的編織材質,此羊毛本身豐滿緊密的質感在他的巧手下呈現精緻的搖擺波紋,性感柔媚並具。此外,他首度使用了皮件,幾乎一體成型的大器剪裁以黑、紅二色呈現,與細密的針織形成衝突的平衡感,Mark Fast將加拿大的曠野風情轉為細膩的都會情調。

談到人們的態度,該如何看待這些衣著性感的女性時,他率直地說:「當一位女人穿著Mark Fast的連身裙,我希望其他人感受到是她展現的力量,當然,還有腿部的線條。」

 

 

如果說Mark Fast現階段的成就,為針織在時裝的領域劃下了時代性的一筆,以Shao Yen為品牌名稱,來自台灣的設計師陳劭彥則從針織技法出發,為高級成衣帶來另一個遐想。

年紀同樣不到三十,兩人先後在倫敦中央聖馬丁學院完成織品設計的學位,也各自在英國時尚周和各大時尚雜誌席捲眾人的目光;不如Mark Fast的作品讓人立即對針織有了不同的想像,陳劭彥每季推出的系列並未直接讓人聯想到針織,反而藉著概念和結構性強烈的視覺語言締造針織的份量。

 

 

陳劭彥最新發表的2011秋冬系列「女神」,一如既往地複合了前衛風格,更具備了高度實穿性,一系列八套服裝,包含了外套、長短裙裝、夾克、背心、長褲等, 他混合地參考東西方各種女神的衣著形象,以珠寶象徵東方世界裡穿戴華麗的女性神祇,又以西方女神中垂墜飄逸的服裝皺摺做為新面料的靈感來源。

由重型機車騎士皮褲上的粗線圈設計得到啓發,陳劭彥將此線圈技法(cording)運用在皮草和布料上,為女神服裝裡垂墜衣料的飄逸感重新塑型,轉化為一層層的浮凸質感,硬挺的線條呈現在一襲乳白的長版外套裡,再以白色皮草做成一邊袖子,帶出秋冬的奢華感;一件古董綴飾鑲上施華洛士奇水晶的上衣,是此系列裡最精巧的亮點單品;另外一套海軍藍的皮草上衣加上同色系立體裙擺鑲邊長褲,則為女神形象加進了當代的中性元素,幾乎可以想像氣質優雅又事業有成的女士穿著它們參加正式晚宴的場面。 

最初陳劭彥以2010 年的Waver系列打開知名度,他以半透明的白色尼龍繩為材質,一絲一縷地編織出新穎面料,面料本身就是立體的結構, 再結合喀什米爾羊毛和萊卡,製作出七套雪白優雅的短版連身裙,在剪裁上完成了極大的創新,當模特一字排開,精彩的風景讓人頓時置身異境,有如觀看高低起伏的冰原景象。

曾經向他借衣服的知名人物有美國超火歌手Lady Gaga、冰島歌手碧玉(Bjork)、超級模特卡門˙凱思(Carmen Kass)等人,每位都極具特色;目前他也在兩季時裝周的空擋,抽出時間,以 Waver的概念為基調,為碧玉量身打造一套連身裙裝。

陳劭彥最重視的就是布料的形體,他總是從最基礎的點線面開始,「每次看到線料,就會開始想像,看到一塊布料,也會回頭研究,是用什麼線組成的。」 和Mark Fast一樣,他的製作過程包含大量的手工,「做衣服和藝術創作一樣,『控制』,達到我想要的效果。」

 

 

同樣從織品設計出發,Mark Fast挑戰女性穿著大膽服飾時的姿態,而陳劭彥則擅用各種素材、面料,組織出前衛設計;前者有意識地影響了人們看待時裝的態度,後者則力求改變人們對時裝的通俗信仰。

Mark Fast以緊身、網狀的迷你連衣裙為其代表作品,不少人疑慮,是否得擁有像超級模特一般的身材才有資格穿著這些單品出門?對此,Mark Fast自有應對之道,他曾在2009年讓數位身材豐腴的大尺碼模特穿插在典型骨感模特之間一同走秀,強烈對比下造成的震撼感,掀起時尚界的大量討論,儘管評價各一,Mark Fast用實際的行動証明了穿上他的服裝不單單需要纖瘦骨架,勻稱的肌肉線條也是重點,大尺碼模特成了他的固定班底,也是他每次辦秀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而從他最新一季的表現更可以發現,他開始跳脫緊身針織與性感之間過於直接的關連,以足具分量感的披肩式設計和寬鬆的梯形裙裝來証明女人性感的氣勢不必來自於展示身材,他也在細密的針織架構上添加色彩、流蘇、薄紗等新元素,以更多元的面料和質感展現自我突破的決心。

陳劭彥對於身體意識的思考則展現在解構主義之上,拿他另一個系列「Skin」來說,他針對衣物的層次感進行更繁複的試驗,意圖去除身體原本的骨架形象,混合使用非傳統的材質來模糊身體和衣物之間的界限。於是乎,管她是模特、演員還是一般女孩,誰穿著陳劭彥的衣服並非最重要的考量的因素,衣服本身已經俱備強大的存在感,穿在人的身上也許不過是錦上添花,增添幾許玩味感。

 

 

在創作服裝之外,陳劭彥頻繁地與不同領域的藝術家或設計師合作,透過錄像和裝置增添作品的豐富性,也增添了作品的藝術性。以時髦新穎的櫥窗設計聞名的倫敦Selfridges百貨公司日前以「Bright Young Things」為主題,邀請新銳服裝設計師打造櫥窗,陳劭彥為其中之一,更特別設計了一套連身裙和項鏈,全手工製作,訂價一千六百五十鎊,於Selfridges獨家販售。

在專門販賣高級成衣的英國時尚零售店Browns,一條Mark Fast的裙子訂價一千英鎊,手工製作、墜有大量施華洛士奇水晶的連身裙更要價三千四百五十英鎊,個人品牌事業成長快速的他也即刻推出了副牌Faster by Mark Fast,並與其他知名聯絡店如Top Shop、Pinko合作,為商業市場提供價格較親切的選擇。

時尚的確是時間的遊戲,在有限的時區裡,設計師唯有離開時尚圈追逐的話題,從全新的創作出發,才能持續地開創、並完全地屬於當下這個時代,這兩位從英國倫敦展露頭角的設計師,正帶著不同的主張進軍當代時裝界。

 

FT Rui 睿 September/2011


Mark Fast AW 2011 at LFW

 

以下為陳劭彥2010-2011年作品 

CSM_10_MA_4444 CSM_10_MA_4515 CSM_10_MA_4489 nmwIMG_7437_copy nmwIMG_7395_copy shao yen 10 shao yen 16 shao yen 21 shao yen 23shao yen 1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