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裝設計師劉美惠

Victim Fashion Street by Meihui Liu

1

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四晚上,倫敦東邊一百三十幾家大大小小的藝廊便會聯合起來舉辦活動;每到這一晚,店家和藝廊皆營業至深夜,街上行人雜沓,平日靜僻隱蔽的街巷變得熱鬧非凡,此活動由倫敦人外出必參考的聖經Time Out雜誌發起,稱為First Thursdays。

八月份的活動裡,服裝設計師劉美惠與攝影師王可笛、訂製鞋設計師納塔恰(Natacha Marro)合作,在The outside world Gallery展出一系列靈感來自英國國旗(Union Jake)的最新設計,牆上掛了攝影作品,並以游擊店的形式舉辦為期四天的服裝展售。

這間藝廊位於東倫敦目前最新興火熱的紅教堂街(Red Church Street)上,小小一條街上包括了建築公司、古董店、咖啡館、旅館、精品服飾、教堂和美髮沙龍等等,也離劉美惠在磚塊巷(Bricklane)的工作室不遠;活動當晚有許多她的老顧客和老朋友前來探訪,包括英國BBC線上演員(Hatti  Morahan),賓客名單中臥虎藏龍,像是策展人、歌手、影片導演等等,穿著劉美惠的設計在藝廊裡走動,每一個人都散發出既強烈又獨特的個人氣質。

劉美惠總共展示七件新作,獨一無二的古董布料、配件和英國國籍構成了繁複的設計,現場亦有專業買家意欲收藏,向她打探購買的可能性。劉美惠過去固定參加倫敦時裝周Fashion Scout活動,累積了鮮明的印象和知名度;但她從去年開始,便決定不再一成不變地參與一年兩季的服裝走秀,讓短短的十五分鐘定型了她的發展,反而開始與不同的創作人合作,期許自己每次帶著新作亮相,都帶給別人不一樣的感受。

「我的服裝本來就沒有季節分別,可以性感也能夠保守,也看穿著的人如何穿搭,不同的人會穿出不同的味道。」劉美惠解釋她的服裝概念,與她合作的攝影師王可笛也從中抓住其中的精神,捨棄一般的時尚名模,反而起用具有芭蕾舞底子的演員作為模特兒,並捨棄妝容和髮型,只讓演員本身的肢體表現來和劉美惠的服裝相輝映,王可笛說:「在我眼中,劉美惠的作品本身已經是一場華麗的視覺盛宴,不再需要誇張的造型來抓住人們的眼光,服裝是主角而不只是輔助的佩飾,是不是名模還是明星來穿並不是重點。」

因此,王可笛除了在攝影棚裡打造乾淨透亮的背景,還大膽的以修圖技術切掉了模特兒的頭部,強烈的宣告「衣裝不須名人代言」的想法,此一作法也巧妙地與劉美惠的品牌名稱「Victim」形成強烈的呼應。

 

 

已經在倫敦落地生根的劉美惠,談起這一路來的發展,笑說一切開始於意外。但她眼神中一點也沒有僥倖或輕率的態度,才剛剛辦完這個展覽,劉美惠除了計畫將作品搬到德國柏林展出,也說:「我下次應該會與花藝設計師合作」,她也已經在構思下一個系列的創作。

劉美惠在1994年來到倫敦,當初只是前來學習英文,主要目的是體驗歐洲生活,她說自己從小就喜歡打扮,但從來不想成為設計師,她那時的心態是:「因為覺得那是很難的工作。」在倫敦待了兩年後,她移居到巴黎,一樣為了學習法文和累積生活經驗,不過這回她上了有關服裝設計的課程,「不過其實學校什麼都沒有教。」那時她已逐漸開始對服裝設計產生想法,不再認為技術的學習能成就頂尖時尚的品味,一年後,她又流浪到羅馬,兩年後也輾轉回到台灣,可是她還是無法忘懷歐洲給她的一切,特別是倫敦的呼喚,一番決定後還是毅然飛回當初她與歐洲相遇的最初地。

她下定決心,這次回來要能讓自己好好的在倫敦活下來,也一定要有些成績才准許自己回台灣,她首先批了一大批在義大利發現的七〇年代古董鞋,在波多貝羅古董市集(Protobello market )裡擺起了地攤,即使依然是過一天算一天的過日子,她仍然非常享受這樣的生活,劉美惠說:「十幾年前的Portobello市集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地方,那時候和現在不一樣,所有的設計師、藝術家、音樂家每個禮拜都去那,你在那邊工作你就可以吸收到很多不同又有趣的視覺、藝術和生活風格。 」

劉美惠回憶起當時的情形:「我一樣喜歡穿衣打扮,在市集工作,也開始蒐集很多二手的衣服、穿古董,那時候我搜集很多維多利亞風格的東西,也陸續做一些東西給自己穿,很多人問我說你衣服在哪買的,我才開始曉得,原來有人喜歡穿這樣的東西。」

當時她一個在中央聖馬丁學習服裝設計的朋友,畢業後回去日本,把縫紉機留給她,她也就開始做衣服,假日在市集賣,許多人覺得她的設計好特別,也漸漸開始有固定的客戶,不過劉美惠依然不認為自己能夠設計,還是抱持著做東西買賣為了生存的想法。

 

 

就這樣,劉美惠慢慢累積起她的街頭知名度,雖然她仍一廂情願地認為自己的東西不過是古董布料和飾品的拼貼。當她清楚的意識到,原來這種東西有人喜歡,並且將她當成獨特的設計師和風格創造者的時後,她的作品已經被許多國際買家、時尚採購者買回去,展示在香港、日本和其他歐洲城市,許多買家到波多貝羅市集也只為了向她買衣服。

「那個時候的時尚周,買家除了來倫敦看秀,他們一定會安排一天去市集找東西,也因此就找到我,我親手製作的東西開始賣去很多地方,一瞬間我的作品和Comme des Garçons和Martin Margiela或是Vivienne Westwood擺在一起。」她輕描淡寫的敘述。

也有日本的買家向她大量訂購服裝,每一款要求製作兩百件,劉美惠為了配合這樣的需求,她開始做打版剪裁,但仍堅持親手在每件衣服上加上不同的細節巧思,所以每件都還是不一樣;發展至今,她的品牌目前旗下有兩條生產線,一方面,她依然持續運用古董衣料製作洋裝,每一件成品有如藝術品一樣無法再製,適合參展和獨立買家;但另一方面,她開發出將古董蕾絲印製在布料上的方式和技術,並使用此類布料進行設計和大量生產,完成後再以手工為每件衣物加上真正的蕾絲,如此這般滿足不同顧客層之間的需求。

 

 

劉美惠曾受邀在巴黎時裝周舉辦服裝展示,那是她第一次有規模的陳列她的服裝設計,之後也參與了好幾季的倫敦時裝周和巴黎的秀。

直到倫敦西邊的市集漸漸沒落,取而代之的是大量批貨的古董經銷商,也開始擠滿了觀光客,北邊的肯特市集也是一樣,她因此轉戰尚未開發的東倫敦,和其他年輕藝術家、音樂家和設計師一樣,Spitalfield market成為他們的新棲地。

「當時我們是一個很小的社群,但這個小團體充滿了創意爆發的能量。」她說:「我發現了一條街叫做Fashion Street,覺得這名字特別好玩,其實它就只是一條死街,什麼東西也沒有,但我仍然不管,在這條街上開了第一間店,就取名Victim 。」

劉美惠個人的發展具體而微地呈現了倫敦近代發展中,次文化轉成主流文化的縮影。起初她只是一位愛打扮的女孩,時尚對她而言,具有「致命」的吸引力,但在意外之下,一腳跨入了這個領域,且做得有聲有色,也因為她一介東方女子在沒有任何商家的東倫敦Fashion street上開了這麼一家手工製作的服裝店,英國的媒體雜誌如The FaceVogueFinancial Times以及其他大小街頭雜誌對她展現了無比的好奇心,吸引了大批的媒體報導。

 

 

在倫敦十五年,劉美惠看盡了倫敦時尚產業的興衰發展,她認為過去的倫敦有空間、也有舞台讓年輕設計師盡情大膽地玩弄瘋狂的點子,但經過時代歷練後,許多只能辦秀卻無法接下訂單的設計師儘管擁有無窮的創意和精力,無法配合現實面的結果就是面臨被淘汰的命運,她說:「這幾年來,許多自創品牌的設計師會面臨窘境,過去在大工廠裡生產的商品品質和真正的設計師品牌沒得比;加上流行品牌大廠的發達和進步,也能製作出品質相當不錯的成衣,現實的情況很容易變成,你自詡為設計師,可是其實你生產出的東西和在成衣工廠裡大量製造的沒有什麼不同,除非你有資金在法國、義大利或比利時等地生產。」她做了個結論;「所以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非常非常的商業化,另外一條就是極度的特殊和獨一無二,卡在中間是很難生存下去的。」

劉美惠自己也沒有預期到,當年在英國和義大利兩地之間跑單幫的女孩,現今已能就倫敦的時尚產業侃侃而談,並依然積極的尋求突破,「永遠不要妥協和模仿,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找到屬於你的風格符號,才能繼續談設計和創造。」

 

Box:
劉美惠於1994年自台灣來到倫敦,待過歐洲多個城市,最後在倫敦 落腳。她擅長以古董布料製作超越時尚潮流/季節的服裝設計,作 品除了出現在東京、香港、柏林等精品店之外,2005年Topshop亦邀 請她特別設計一系列服裝上市。她也活躍於伸展台之外,2002年受 邀於瑞士QWAND 時裝比賽擔任評審,在2003到2004年之間,她的 作品伴隨著倫敦時裝週在ICA和泰德美術館裡展出,來自義大利的服 裝設計學院馬蘭哥尼學院(Istituto Marangoni)在她開設第一家專賣 店的時尚街上開設分校,也請她教了兩年的創意實作課。2005年伏 特加品牌Absoloute Vodka邀請八個不同國籍的設計師製作商品,劉美 惠獲選為台灣代表,她製作兩百個完全不同的購物袋,此系列受到 該廠商贊助回國展出,2010年底,台北東區精品店裡也即將可以見 到她的新作。

 

藝術收藏+設計  September/2010 

 

links:
1 Victim Fashion Street click

 
6 small
kedip smal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