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裝設計師劉美惠

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四晚上,倫敦東邊一百三十幾家大大小小的藝廊便會聯合起來舉辦活動;每到這一晚,店家和藝廊皆營業至深夜,街上行人雜沓,平日靜僻隱蔽的街巷變得熱鬧非凡,此活動由倫敦人外出必參考的聖經Time Out雜誌發起,稱為First Thursdays。

/ No comments

服裝設計師劉美惠

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四晚上,倫敦東邊一百三十幾家大大小小的藝廊便會聯合起來舉辦活動;每到這一晚,店家和藝廊皆營業至深夜,街上行人雜沓,平日靜僻隱蔽的街巷變得熱鬧非凡,此活動由倫敦人外出必參考的聖經Time Out雜誌發起,稱為First Thursdays。

/ No comments

看inception的時候

除了一直驚讚Joseph gordon-levitt 好帥之外,還不斷的想著,能夠和一群人一起進入同一個夢境是多麼令人嚮往的一件事,我不管李奧那多要怎樣控制別人的意志,因為誰也說不準在夢裡到底能夠更自由還是會變得更不自由,而現實裡,和人們一起去經歷某些事件或一段時光,承擔一些些彼此的重量,有時候身不由己,有時候煩人,但最近我總是因為察覺到壓抑在謹慎小心下的雄圖野心而感動。不小心翻出了一年多前寫的一篇日記,原來我曾經那麼想過。–有時候我真不明白,為什麼每次有機會與他人談談他們內心的煩惱與不滿,要不了幾天,自己也會陷入生活的泥沼,那些潛藏的苦悶憂愁,平日與我相處良好,我也總是自信地想像這是一種真實人生的成長法則,但不幸的是,現下這些抑鬱等不及我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和速度消化,排山倒海的爆發出來,逼著主人,也可以說是原兇,窘迫萬分的面對這些當下還解決不了的問題。 我會在蒸氣滿盈的澡盆裡突然氣憤填膺,也會面無表情地搭上地鐵,同時陷入思絮繁雜的迴圈,就算藉著處理一些步奏多的菜餚點心,還是獨自上街買東西轉移注意力,也不見得每次都奏效。 於是自暴自棄地不開心,鑽牛角尖地不肯原諒生活中緩慢形成的桎梏,僅管當下自己是對方絮絮叨叨的碎嘴/告解對象,心態不但公正客觀也許還成熟善體對方心意,但做人處事還不夠班的我,甚至還搞不清楚這些對話發生了什麼作用,內心就整個沉了下去。 前兩天回馬來西亞的符先生才跟我提過一次,他說:最重要的是不要讓這些雜事影響你的心情。 這話很有道理,可是理解是一回事,真正有體悟又是另一回事啊,我只知道此時此刻處於日子該有些改變的邊緣,帶點半強迫性地干擾,也許我會狗急跳牆,但也有可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也說不一定,就當作是一種追求美好生活的渴望吧。

/ No comments

看inception的時候

除了一直驚讚Joseph gordon-levitt 好帥之外,還不斷的想著,能夠和一群人一起進入同一個夢境是多麼令人嚮往的一件事,我不管李奧那多要怎樣控制別人的意志,因為誰也說不準在夢裡到底能夠更自由還是會變得更不自由,而現實裡,和人們一起去經歷某些事件或一段時光,承擔一些些彼此的重量,有時候身不由己,有時候煩人,但最近我總是因為察覺到壓抑在謹慎小心下的雄圖野心而感動。不小心翻出了一年多前寫的一篇日記,原來我曾經那麼想過。–有時候我真不明白,為什麼每次有機會與他人談談他們內心的煩惱與不滿,要不了幾天,自己也會陷入生活的泥沼,那些潛藏的苦悶憂愁,平日與我相處良好,我也總是自信地想像這是一種真實人生的成長法則,但不幸的是,現下這些抑鬱等不及我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和速度消化,排山倒海的爆發出來,逼著主人,也可以說是原兇,窘迫萬分的面對這些當下還解決不了的問題。 我會在蒸氣滿盈的澡盆裡突然氣憤填膺,也會面無表情地搭上地鐵,同時陷入思絮繁雜的迴圈,就算藉著處理一些步奏多的菜餚點心,還是獨自上街買東西轉移注意力,也不見得每次都奏效。 於是自暴自棄地不開心,鑽牛角尖地不肯原諒生活中緩慢形成的桎梏,僅管當下自己是對方絮絮叨叨的碎嘴/告解對象,心態不但公正客觀也許還成熟善體對方心意,但做人處事還不夠班的我,甚至還搞不清楚這些對話發生了什麼作用,內心就整個沉了下去。 前兩天回馬來西亞的符先生才跟我提過一次,他說:最重要的是不要讓這些雜事影響你的心情。 這話很有道理,可是理解是一回事,真正有體悟又是另一回事啊,我只知道此時此刻處於日子該有些改變的邊緣,帶點半強迫性地干擾,也許我會狗急跳牆,但也有可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也說不一定,就當作是一種追求美好生活的渴望吧。

/ No comments

Leigh Ledare at the Pilar Corrias Gallery

   Mother with Wrist Brace, 2008 當今攝影世界,我們見過無數表現親暱情狀和擁有強烈視覺感的作品,無論是關於日子裡的幽微情感,或是表現人與人關係裡的豪放和糾結,平面影像為人眼也為心智敞開一條通往私密的管道,觀者受到觸動的同時,不免思考,窺看或見證他人生活的邊緣和界限在哪。

/ No comments

Leigh Ledare at the Pilar Corrias Gallery

   Mother with Wrist Brace, 2008 當今攝影世界,我們見過無數表現親暱情狀和擁有強烈視覺感的作品,無論是關於日子裡的幽微情感,或是表現人與人關係裡的豪放和糾結,平面影像為人眼也為心智敞開一條通往私密的管道,觀者受到觸動的同時,不免思考,窺看或見證他人生活的邊緣和界限在哪。

/ No comments

That was a significant morning

 I had that feeling at the last day of May. Nothing was remembered but the excitement about being realistic, brave and simply having a very clear mind. And then something horrible happened. I keep it as a secret because I have

/ No comments

That was a significant morning

 I had that feeling at the last day of May. Nothing was remembered but the excitement about being realistic, brave and simply having a very clear mind. And then something horrible happened. I keep it as a secret because I have

/ No comments

Richard Hamilton at the Serpentine Gallery

倫敦市中心西邊的蛇形藝廊(Serpenting Gallery),座落於肯辛頓花園一角,一層樓平房式的白色磚瓦構成了展覽空間,建館以來,受邀展出的重量級當代藝術家不勝枚舉,是倫敦最受藝術愛好者偏愛的幾間藝廊之一。適逢四十週年紀念,蛇形藝廊推出“理查˙漢彌爾敦:攸關現代道德”(Richard Hamilton:Modern Moral Matters) 展,為此藝術家暨1992年以來,再次於倫敦舉辦的個人大型回顧展。

/ No comments

Richard Hamilton at the Serpentine Gallery

倫敦市中心西邊的蛇形藝廊(Serpenting Gallery),座落於肯辛頓花園一角,一層樓平房式的白色磚瓦構成了展覽空間,建館以來,受邀展出的重量級當代藝術家不勝枚舉,是倫敦最受藝術愛好者偏愛的幾間藝廊之一。適逢四十週年紀念,蛇形藝廊推出“理查˙漢彌爾敦:攸關現代道德”(Richard Hamilton:Modern Moral Matters) 展,為此藝術家暨1992年以來,再次於倫敦舉辦的個人大型回顧展。

/ No comments

John Stezaker at The Approach

約翰˙史泰斯卡(John Stezaker)於1949年出生英國, 是七〇年代攝影藝術的先鋒群之一,他的作品風格特異而影響深遠。若想撰寫一篇有關他的文章,關鍵字裡不可少的必定會出現抽象拼貼、超現實主義、後杜象、拾物(found object)等等相關辭彙,然而,他的作品並非如早期超現實或達達主義那樣精巧怪誕,反而擅於重組和挑選,確切的說,他的精闢發現而讓中規中矩的攝影文件一轉眼變了身,至今仍持續創作發展的史泰斯卡,以鬼才般的剪刀切割手法,為「觀看」這一個行動創造了豐富的意義。

/ No comments

John Stezaker at The Approach

約翰˙史泰斯卡(John Stezaker)於1949年出生英國, 是七〇年代攝影藝術的先鋒群之一,他的作品風格特異而影響深遠。若想撰寫一篇有關他的文章,關鍵字裡不可少的必定會出現抽象拼貼、超現實主義、後杜象、拾物(found object)等等相關辭彙,然而,他的作品並非如早期超現實或達達主義那樣精巧怪誕,反而擅於重組和挑選,確切的說,他的精闢發現而讓中規中矩的攝影文件一轉眼變了身,至今仍持續創作發展的史泰斯卡,以鬼才般的剪刀切割手法,為「觀看」這一個行動創造了豐富的意義。

/ No comments

試寫韓國當代藝術

一樣來自於東方,但韓國當代藝術並未像中國當代藝術那樣用附有爭議性的政治符號建構起西方對其的認知。近幾年來韓國藝術家們以多元開放的姿態及對媒材的運用,越來越多地吸引了來自國際藝術市場的視線。

/ No comments

試寫韓國當代藝術

一樣來自於東方,但韓國當代藝術並未像中國當代藝術那樣用附有爭議性的政治符號建構起西方對其的認知。近幾年來韓國藝術家們以多元開放的姿態及對媒材的運用,越來越多地吸引了來自國際藝術市場的視線。

/ No comments

Celeste Boursier-Mougenot at The Curve

倫敦市中心北邊的巴比肯中心(Barbican Centre)是一個大型的多重藝文空間,此地展演的項目橫跨戲劇、舞蹈、音樂、電影、藝術、設計等類,多層樓的建築包含了餐廳、圖書館、輕食酒吧、無限上網等周邊設施,這層層疊疊的水泥建築裡,甚至還隱蔽地夾藏了一座熱帶溫室花園,使得巴比肯中心不管在硬體和軟體上,都展現倫敦少見的城市風景。

/ No comments

Celeste Boursier-Mougenot at The Curve

倫敦市中心北邊的巴比肯中心(Barbican Centre)是一個大型的多重藝文空間,此地展演的項目橫跨戲劇、舞蹈、音樂、電影、藝術、設計等類,多層樓的建築包含了餐廳、圖書館、輕食酒吧、無限上網等周邊設施,這層層疊疊的水泥建築裡,甚至還隱蔽地夾藏了一座熱帶溫室花園,使得巴比肯中心不管在硬體和軟體上,都展現倫敦少見的城市風景。

/ No comments

diary 6: Good Sunday

 Good early, good sunshine, good eyes, good secrets, good laughing, good Vietnamese soup, good hold hands, good crowd, good wind, good pyjama, good route, good chelsea bun, good tension, good. Blood is pumping. Nerve is swelling. about to break it. break

/ No comments

diary 6: Good Sunday

 Good early, good sunshine, good eyes, good secrets, good laughing, good Vietnamese soup, good hold hands, good crowd, good wind, good pyjama, good route, good chelsea bun, good tension, good. Blood is pumping. Nerve is swelling. about to break it. break

/ No comments

Distance

 For C, it means celebrating the youth, painfully sweet. We are transforming. For G, he doesn’t know how to expect anything from it. For M, it fades out from his ambition and ambiguity. He found that it’s more difficult to be moody

/ No comments

Distance

 For C, it means celebrating the youth, painfully sweet. We are transforming. For G, he doesn’t know how to expect anything from it. For M, it fades out from his ambition and ambiguity. He found that it’s more difficult to be moody

/ No comments

Monumenta 2010:Christian Boltanski

過去與著名策展人漢斯•尤利斯•奧布里思特(Hans Ulrich Obrist)的對談當中,法國藝術家克里司汀•波東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曾描述自己的某些個展裝置乍聽像是某部小說的開場白。

/ No comments

Monumenta 2010:Christian Boltanski

過去與著名策展人漢斯•尤利斯•奧布里思特(Hans Ulrich Obrist)的對談當中,法國藝術家克里司汀•波東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曾描述自己的某些個展裝置乍聽像是某部小說的開場白。

/ No comments

I like that feeling

 YF said, the reason why I sold it to a stranger is not because I don’t like that sweater, it’s just because I like that feeling. Someone loved it a lot and only she could make that person happy, without asking

/ No comments

I like that feeling

 YF said, the reason why I sold it to a stranger is not because I don’t like that sweater, it’s just because I like that feeling. Someone loved it a lot and only she could make that person happy, without asking

/ No comments

diary 3: an email conversation

 You expect you give, whatever it is. Give it away. Throw it, spread it, and people wait to take it.

/ No comments

diary 3: an email conversation

 You expect you give, whatever it is. Give it away. Throw it, spread it, and people wait to take it.

/ No comments

速寫:伊頓公學 Eton College

伊頓公學自1440年成立,五百多年來,位在溫莎小鎮的校址從未改變,以完整的辦學制度,以及培育「精英和紳士」的理念名揚四海。年復一年,年僅13歲的孩童被送學院裡深造,撇去多重關卡的入學方式不談,外界對他們在裡頭學了什麼,見識了什麼似乎無從想像。

/ No comments

速寫:伊頓公學 Eton College

伊頓公學自1440年成立,五百多年來,位在溫莎小鎮的校址從未改變,以完整的辦學制度,以及培育「精英和紳士」的理念名揚四海。年復一年,年僅13歲的孩童被送學院裡深造,撇去多重關卡的入學方式不談,外界對他們在裡頭學了什麼,見識了什麼似乎無從想像。

/ No comments

A fox on the underground

For more than two or three years, I didn’t stay alone in the night, the whole night. Always with someone I was happy with or someone I had to be with. Tonight was the first time after these years. The

/ No comments

A fox on the underground

For more than two or three years, I didn’t stay alone in the night, the whole night. Always with someone I was happy with or someone I had to be with. Tonight was the first time after these years. The

/ No comments

Bespoke florist Yan Skates – photo gallery

 photo by Sukiu Ryu

/ No comments

Bespoke florist Yan Skates – photo gallery

 photo by Sukiu Ryu

/ No comments

Yan Skates速寫:來自丹麥的花藝設計師

在歐洲長大的人們擁有得天獨厚的流浪性格,起程和離開,從來就是件自然而然的事。

/ No comments

Yan Skates速寫:來自丹麥的花藝設計師

在歐洲長大的人們擁有得天獨厚的流浪性格,起程和離開,從來就是件自然而然的事。

/ No comments

郭小櫓訪談

隨手遞過來新書“Lovers in the Age of Indifference“(譯名暫定:在冷漠年代裡的愛人們)的封面打樣,郭小櫓中英夾雜的與我寒暄、同時扭頭與其他人道別,拉開椅子她尚未坐定,手機便嗶嗶輕響,等著她回覆簡訊的時候,我拿起新書封面翻看,想起上回與她邂逅,在一場私人朗讀會上,小櫓與她的朋友為在場眾人讀書,那時她剛在英國發行了科幻小說“UFO in her eyes”,這回不過四個月光景,又一本新作在醞釀中。

/ No comments

郭小櫓訪談

隨手遞過來新書“Lovers in the Age of Indifference“(譯名暫定:在冷漠年代裡的愛人們)的封面打樣,郭小櫓中英夾雜的與我寒暄、同時扭頭與其他人道別,拉開椅子她尚未坐定,手機便嗶嗶輕響,等著她回覆簡訊的時候,我拿起新書封面翻看,想起上回與她邂逅,在一場私人朗讀會上,小櫓與她的朋友為在場眾人讀書,那時她剛在英國發行了科幻小說“UFO in her eyes”,這回不過四個月光景,又一本新作在醞釀中。

/ No comments

diary 3: 星期五晚上

有時候覺得日子過得好寬廣,有這樣那樣的可能,走在街上全身漲滿了愉快的空氣;有時候覺得好侷限,這樣子也不行那樣子又沒搞頭,跳躍的頭都昏了,實在不懂理應平平淡淡的留學生日子,也會這樣子高低起伏,滋味是有的,但不確定感也伴隨著心跳時時刻刻存在。

/ No comments

diary 3: 星期五晚上

有時候覺得日子過得好寬廣,有這樣那樣的可能,走在街上全身漲滿了愉快的空氣;有時候覺得好侷限,這樣子也不行那樣子又沒搞頭,跳躍的頭都昏了,實在不懂理應平平淡淡的留學生日子,也會這樣子高低起伏,滋味是有的,但不確定感也伴隨著心跳時時刻刻存在。

/ No comments

diary 2: 能寫些什麼呢

去年底我答應了雅瑛,回來以後要開始寫網誌,也答應了雁婷,別再坐視不管可憐的cozysolitary, 然候時間就咻一下衝到了一月十五號,好嚇人阿。2007年到底是過去了,我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掰掰再見不送讓你讓我都換了一個新面貌的一年。年底回家放大假,柳先生在要回去的前一個禮拜開始碎碎念助長離別氣氛,當天一早又一反平日裝瘋賣傻模樣,細心中流露慌張的替我打點一切,氣氛醞釀得十足十,惹得我搭上地鐵後忍不住回想起七月底送阿姨笨凡還有老媽去搭飛機的情境,感懷自己感懷別人,忍不住就在一群毫無表情的上班族中失控大哭了起來。好在飛機上電影滿好看,Hair Spry, Interview, The Darjeeling Limited, Ratatouille…也是到了家。二十天,跟阿姨吃吃喝喝硬生生長胖了五公斤,逛新開的COSCO好像在逛興農,幫陳笨凡搬家,跟她靦腆小男友一起吃飯,看著他們每天這樣機車載來載去,有種”啊!姐姐我經歷過一切”的體會。下高雄美濃拜訪小時候帶我的鍾媽媽,數年不見,我從她裡眼裡的神氣看見我當年是怎麼被寵大的,臨走時拿給我帶回倫敦的兩罐醃漬蘿蔔,甜味那罐現在是柳先生每餐必吃的配菜;還有,鍾爸爸問我要不要蘋果西打他要去買,我以為大人們都喝啤酒就順口答了我喝啤酒耶,結果大人們喝高粱,鍾爸爸給我拎了一手台啤。搭高鐵上台北兩次,見了從小到大的朋友,看了三場表演,跟老師吃飯,甚至還做了一次臉,一天三攤四攤的,有什麼話一股腦的全說光了。大家都變得很不一樣,追求的領域,身邊往來的人事,通通不再相同了,我與他們各在不同的階段一起走了一段,現在再見他們,每個人身上展現的風采與神氣,讓我與他們談話過後總要恍神一番,也是要有這種回國放假的機會,才能在短短的時間,見識了各個人的人生小曲。不過好在熟悉的感覺還是抓得回來。心裡覺得越不足的時候,越是珍惜的盲目的想要留下些什麼,捨不得流逝的吉光片羽,承接不住也沒能好好掌握該掌握的。我的2007有點類似這樣,很多細節可說,又好像每樣事都小得不足說,生活高高低低起伏,可不知怎麼的一到2008,就突然發現好多事都可以說掰掰了。感覺那是一瞬間的領悟,又像是逐漸地釋懷,想通了,妥不妥協或是積不積極,好像也沒辦法一下子蓋棺定論啊。搭飛機回倫敦,前一晚又禁不住的偷偷鬱悶,掉了幾滴眼淚,一邊東摸摸西摸摸地不想睡掉在台灣的時間,一邊納悶自己為什麼經歷越多次來去越不習慣這種傷感。也許是這樣,這ㄧ趟飛行特別特別的不安穩,睡不著坐不住又看不下書,電視電影又難看到我只好嘗試看第三遍Ratatouille。下了飛機回到了家,心裡非常感激有柳先生的接待陪伴,察覺到彼此對對方的需要(雖然開口第一句話就是說咦你好像胖了),也立即地接收對方的繁雜心情,生活中那些該處理的麻煩還是在,有種一瞬間回到現實的感覺。還在台灣的時候,EMAIL告訴韓國室友熙森我很期待回倫敦,想念我的房間我的床還有整棟老房子我熟悉的一切。回來後,我跟常來拜訪的蘿拉說,Wow, I feel like I never left.在台灣發生的一切,好像經歷了十五個小時的飛行後,被上空巨大的壓力給壓縮的一瞬間變形,日子幾乎可以從我離開倫敦的前一天算起,跳著接上我回來的這一天,一切照常行走。新鮮事還是一直發生,三十一號當晚我跑去看了倫敦眼的跨年煙火。小山,我,柳先生,兩枚固定喝酒班底,一起在滿天煙花下跨過了這一年。柳先生說這是他第一次參加這種人人瘋狂的活動,我本身不愛煙火,更不愛跨年,不過這麼久沒相見,不需要義正嚴辭的證明自己的生活品味,去就是了。就這樣,絢爛無比的煙火奪走了我的心。站在幾乎倫敦眼的正對面,仰著頭,只能哇啊哇啊的讚歎,長達十五分鐘的煙火,一下又一下的撒滿整個天空,大氣豪放的滿天飛舞。心已經漲到滿滿的時候,覺得好了好了我已經夠滿足了, 煙花們還是慷慨,星星雨下得那麼閃亮那麼滿,舉目所及的天空都是金色的,密密實實的小點點們,完全遮住了巨大摩天輪的身影。名副其實的煙火,可不會讓人感到一瞬間消失的匆忙失落。看著煙火,滿多東西都在那時候得到一個浪漫的藉口釋懷,好像是我本來都懂,只是不知怎麼著在彆扭,現在好啦連不怎麼喜歡的煙火都讓人如此心服,一切都沒關係了。雖然事後是可怕的,從滑鐵盧車站走到大象和城堡站,然後搭公車加走路到一個學劇場藝術的桑姜姐姐家,花了三個小時吧,冷斃加累炸。進了門,吧費式的食物陣仗與擺盤讓我與小山驚訝,酒、炸物、韓式炒冬粉、燻雞(我沒吃)、大盤大盤來哈洛氏百貨公司的巧克力與餅乾,很滿足。接著燈關了用投影機看電影,外國人到大陸拍的紀錄片(manufactured landscape),一部韓國鬼才導演(只有小學畢業!)拍的空屋情人,間或有人睡著,我倒是因為時差加上沒位子的關係沒睡。桑姜與男朋友央永趁著大家睡覺,我看空屋情人的空擋,把餐廳收拾了乾淨,兩個人輕聲的以韓語交談,桑姜重新煮起韓國人新年必吃的年糕湯,順便烘培了蘋果派,央永就靠在吧台陪她,偶爾跟我一起欣賞他已經看了三次的空屋情人,我一邊想睡,一邊聞著白米磨碎煮成的湯底飄香,一邊想著,三十五歲的情侶真的不一樣。早上七八點,落地窗外白霧濛濛,蒼白而安靜,透過玻璃我可以看到有幾家的窗簾微掀,電視機的光影畫面跳動著,倒是不見人影,給了人很大的空間去想像別人屋子裡的溫度與氣氛。不過跨年加二十四小時不睡還有飛行的疲勞,讓我真的好累好累好累。代價就是一月一號先從地鐵睡過站再從中午十二點睡到一月二號的早上九點,中間除了半夜被柳先生硬是叫起床吃飯,其他時間都睡得迷迷糊糊起不來。接下來的日子呢,寫六千字的兩份報告,準備開學,還有做一些事我忘記了,我只記得就算一切回到現實,還總是常常脫離常軌,有一小小段時間我好不習慣身邊突然多了一個人互相陪伴,分享空間,不耐煩,覺得惱人,柳先生只得躲去餐廳或是外出放我個私人空間,讓我寫報告。好在過渡期也頗快就過去,每天時間都有點不夠,要奮發向上,要休息,要與人交談,要思考自己到底在幹嘛,倫敦的生活印象一點一滴滴找回來。一月還做了什麼呢?在學校開始了新的Project、跟老師瞎扯論文方向、跟小山吃飯加補慶生、在酒吧裡聽英國男孩與日本女孩的戀愛故事、跟惟小妞介紹的Abby相認、熱舞十七歌舞劇沒買到票、打了久違的羽毛球搞得隔天全身酸痛需要按摩、還有重新習慣自己煮飯的日子。就這樣了,歐還有我感冒終於痊愈。

/ No comments

diary 2: 能寫些什麼呢

去年底我答應了雅瑛,回來以後要開始寫網誌,也答應了雁婷,別再坐視不管可憐的cozysolitary, 然候時間就咻一下衝到了一月十五號,好嚇人阿。2007年到底是過去了,我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掰掰再見不送讓你讓我都換了一個新面貌的一年。年底回家放大假,柳先生在要回去的前一個禮拜開始碎碎念助長離別氣氛,當天一早又一反平日裝瘋賣傻模樣,細心中流露慌張的替我打點一切,氣氛醞釀得十足十,惹得我搭上地鐵後忍不住回想起七月底送阿姨笨凡還有老媽去搭飛機的情境,感懷自己感懷別人,忍不住就在一群毫無表情的上班族中失控大哭了起來。好在飛機上電影滿好看,Hair Spry, Interview, The Darjeeling Limited, Ratatouille…也是到了家。二十天,跟阿姨吃吃喝喝硬生生長胖了五公斤,逛新開的COSCO好像在逛興農,幫陳笨凡搬家,跟她靦腆小男友一起吃飯,看著他們每天這樣機車載來載去,有種”啊!姐姐我經歷過一切”的體會。下高雄美濃拜訪小時候帶我的鍾媽媽,數年不見,我從她裡眼裡的神氣看見我當年是怎麼被寵大的,臨走時拿給我帶回倫敦的兩罐醃漬蘿蔔,甜味那罐現在是柳先生每餐必吃的配菜;還有,鍾爸爸問我要不要蘋果西打他要去買,我以為大人們都喝啤酒就順口答了我喝啤酒耶,結果大人們喝高粱,鍾爸爸給我拎了一手台啤。搭高鐵上台北兩次,見了從小到大的朋友,看了三場表演,跟老師吃飯,甚至還做了一次臉,一天三攤四攤的,有什麼話一股腦的全說光了。大家都變得很不一樣,追求的領域,身邊往來的人事,通通不再相同了,我與他們各在不同的階段一起走了一段,現在再見他們,每個人身上展現的風采與神氣,讓我與他們談話過後總要恍神一番,也是要有這種回國放假的機會,才能在短短的時間,見識了各個人的人生小曲。不過好在熟悉的感覺還是抓得回來。心裡覺得越不足的時候,越是珍惜的盲目的想要留下些什麼,捨不得流逝的吉光片羽,承接不住也沒能好好掌握該掌握的。我的2007有點類似這樣,很多細節可說,又好像每樣事都小得不足說,生活高高低低起伏,可不知怎麼的一到2008,就突然發現好多事都可以說掰掰了。感覺那是一瞬間的領悟,又像是逐漸地釋懷,想通了,妥不妥協或是積不積極,好像也沒辦法一下子蓋棺定論啊。搭飛機回倫敦,前一晚又禁不住的偷偷鬱悶,掉了幾滴眼淚,一邊東摸摸西摸摸地不想睡掉在台灣的時間,一邊納悶自己為什麼經歷越多次來去越不習慣這種傷感。也許是這樣,這ㄧ趟飛行特別特別的不安穩,睡不著坐不住又看不下書,電視電影又難看到我只好嘗試看第三遍Ratatouille。下了飛機回到了家,心裡非常感激有柳先生的接待陪伴,察覺到彼此對對方的需要(雖然開口第一句話就是說咦你好像胖了),也立即地接收對方的繁雜心情,生活中那些該處理的麻煩還是在,有種一瞬間回到現實的感覺。還在台灣的時候,EMAIL告訴韓國室友熙森我很期待回倫敦,想念我的房間我的床還有整棟老房子我熟悉的一切。回來後,我跟常來拜訪的蘿拉說,Wow, I feel like I never left.在台灣發生的一切,好像經歷了十五個小時的飛行後,被上空巨大的壓力給壓縮的一瞬間變形,日子幾乎可以從我離開倫敦的前一天算起,跳著接上我回來的這一天,一切照常行走。新鮮事還是一直發生,三十一號當晚我跑去看了倫敦眼的跨年煙火。小山,我,柳先生,兩枚固定喝酒班底,一起在滿天煙花下跨過了這一年。柳先生說這是他第一次參加這種人人瘋狂的活動,我本身不愛煙火,更不愛跨年,不過這麼久沒相見,不需要義正嚴辭的證明自己的生活品味,去就是了。就這樣,絢爛無比的煙火奪走了我的心。站在幾乎倫敦眼的正對面,仰著頭,只能哇啊哇啊的讚歎,長達十五分鐘的煙火,一下又一下的撒滿整個天空,大氣豪放的滿天飛舞。心已經漲到滿滿的時候,覺得好了好了我已經夠滿足了, 煙花們還是慷慨,星星雨下得那麼閃亮那麼滿,舉目所及的天空都是金色的,密密實實的小點點們,完全遮住了巨大摩天輪的身影。名副其實的煙火,可不會讓人感到一瞬間消失的匆忙失落。看著煙火,滿多東西都在那時候得到一個浪漫的藉口釋懷,好像是我本來都懂,只是不知怎麼著在彆扭,現在好啦連不怎麼喜歡的煙火都讓人如此心服,一切都沒關係了。雖然事後是可怕的,從滑鐵盧車站走到大象和城堡站,然後搭公車加走路到一個學劇場藝術的桑姜姐姐家,花了三個小時吧,冷斃加累炸。進了門,吧費式的食物陣仗與擺盤讓我與小山驚訝,酒、炸物、韓式炒冬粉、燻雞(我沒吃)、大盤大盤來哈洛氏百貨公司的巧克力與餅乾,很滿足。接著燈關了用投影機看電影,外國人到大陸拍的紀錄片(manufactured landscape),一部韓國鬼才導演(只有小學畢業!)拍的空屋情人,間或有人睡著,我倒是因為時差加上沒位子的關係沒睡。桑姜與男朋友央永趁著大家睡覺,我看空屋情人的空擋,把餐廳收拾了乾淨,兩個人輕聲的以韓語交談,桑姜重新煮起韓國人新年必吃的年糕湯,順便烘培了蘋果派,央永就靠在吧台陪她,偶爾跟我一起欣賞他已經看了三次的空屋情人,我一邊想睡,一邊聞著白米磨碎煮成的湯底飄香,一邊想著,三十五歲的情侶真的不一樣。早上七八點,落地窗外白霧濛濛,蒼白而安靜,透過玻璃我可以看到有幾家的窗簾微掀,電視機的光影畫面跳動著,倒是不見人影,給了人很大的空間去想像別人屋子裡的溫度與氣氛。不過跨年加二十四小時不睡還有飛行的疲勞,讓我真的好累好累好累。代價就是一月一號先從地鐵睡過站再從中午十二點睡到一月二號的早上九點,中間除了半夜被柳先生硬是叫起床吃飯,其他時間都睡得迷迷糊糊起不來。接下來的日子呢,寫六千字的兩份報告,準備開學,還有做一些事我忘記了,我只記得就算一切回到現實,還總是常常脫離常軌,有一小小段時間我好不習慣身邊突然多了一個人互相陪伴,分享空間,不耐煩,覺得惱人,柳先生只得躲去餐廳或是外出放我個私人空間,讓我寫報告。好在過渡期也頗快就過去,每天時間都有點不夠,要奮發向上,要休息,要與人交談,要思考自己到底在幹嘛,倫敦的生活印象一點一滴滴找回來。一月還做了什麼呢?在學校開始了新的Project、跟老師瞎扯論文方向、跟小山吃飯加補慶生、在酒吧裡聽英國男孩與日本女孩的戀愛故事、跟惟小妞介紹的Abby相認、熱舞十七歌舞劇沒買到票、打了久違的羽毛球搞得隔天全身酸痛需要按摩、還有重新習慣自己煮飯的日子。就這樣了,歐還有我感冒終於痊愈。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