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底兩場攝影展會

You and me and something else by Wang Wanyu at the Taipei Photo Festival, 2012 (provided by the aritst)

 

 

台北攝影節Photo Taipei 綜合展評

2012年底有兩場綜合型的攝影展會,一是睽違十二年而舉辦的台北攝影節,另一個則是邁入第四屆的Photo Taipei 台北攝影與數位影像藝術博覽會。兩場展覽皆涵蓋了大量的平面影像作品,不過對於攝影本質的探討並未出現太明確或過於爭議的脈絡,反倒是藉由眾多類目的影像呈現,說明了攝影之於現代社會的「可接近性」;同時,也透過這個角度,建構起當前攝影與創作者、觀賞者之間親近的溝通姿態。

 

誰在拍照?

台北攝影節的新聞發佈稿裡有一段很有意思的描述:「華山園區長期經營發展以來……,這裡的各個風景角落是商業取景、個人拍照、婚紗攝影等的朝聖殿堂。」空間承載作品,其本身的調性也影響展出的風格取向,若把時間推回十二年前,恰好也是該場地正開始與藝文活動產生連結的起點,先不論這十年來攝影的發展,透過如此生活、休閒的場景定義,率先為城市生活和攝影取得了一個最直接的行動連結。

而近來相當風行的飯店式博覽會,也成了Photo Taipei場辦的正字標記。飯店式博覽會主要針對收藏者,省去降低興建臨時性展場的花費,也藉由起居空間的類比,提供收藏者擺放、掛置作品更直接的想像,提供另個角度的觀看方式;與市中心飯店業者的結合,也期待能夠帶來更多商務旅客或是文化與企業異業結合的文創發展空間。

Photo Taipei此次展出吸引到許多參觀民眾,藉由與名人、慈善等主題結合,不僅僅在媒體曝光上有一定吸引力,其中也有著將藝術過渡到大眾生活的刺激和使命。由藝人黃子佼所策劃和邀請的名人公益攝影展,邀請七十九位名人提供攝影創作義賣,收入捐助給偏遠地區的孩童,四天的展出期間,該房間熱鬧滾滾,甚至將作品掛至走廊,買氣居高不下;觀想藝術也與類名人「全聯先生」邱彥翔合作。 與名人攝影展相鄰的另一個主打房間AC新銳藝術家創作計畫則推出藝術家Pinn Su主導的創作,不僅展出攝影,還結合時尚、公仔、玩偶、手機殼等各式產品,企圖籠絡購藏商機。

台北攝影節也由台灣攝影博物館文化學會理事長莊靈邀請了十一位來自文學和美術領域的創作者,透過「非攝影師」的角度,提供攝影創作的另一個視角。此舉除了如莊靈所提,打開攝影創作的觀念和手法之外,正好也顯現出攝影本身易於親近、取得的創作媒介性質;展場另外一角所推出的手機攝影「台灣印象」,亦有著相近的立場;然而,相關的表述並未推演至極致,也很難找到一個獨特的切入點,比較像是藉由各種策劃主題,一再擴大它夠觸及的範圍。

 

攝影 ✕ 藝術

如果說相關的攝影博覽會在「攝影」和「藝術」之間,畫出一條相連的路徑,這兩場展覽也提供了一些觀賞和分析的角度。在Photo Taipei所邀請的十一家參展畫廊當中,由年輕藝術家和藝文工作者所組成的自由人藝術公寓顯得相當不一樣,此空間座落於台中,為一新成立的替代空間,除了舉辦展覽,亦提供工作坊、藝術家駐村。可見到年輕藝術工作者除了創作之外,更有意識地實踐自己的理念,並切入如Photo Taipei這類商業展覽增加露出機會。展出藝術家同時也是空間組織成員,如劉森湧《雕像實境》系列影像作品,以公園中隨處可見的雕塑作為文本,並運用後製進行超現實的場景拼貼。

由Photo Taipei大會所邀請的瑞士攝影特展,展出作品游走於攝影的表現性質和手法上,參展藝術家Claudia Fellmer本身亦為古畫修復師,展出作品《Les Amis》便擷取古畫中的一小部份,再利用後製技術「復原」其中的細節,並進行大尺寸的輸出,由於呈現出有如素描般的筆觸,也引起不少參觀者提出「這是攝影嗎」的疑問。

相較於Photo Taipei以一個個的飯店房間區隔出參展畫廊或是主題,台北攝影節則以較為開放式的展間進行佈局,其中在「典藏攝影作品展」這個部份,邀請了近五十位參加者展出,一人一件至數件作品,類型五花八門、風格各異。

策展者章光和教授認為台灣攝影藝術發展相當豐富,不論是早期大陸來台的攝影家或是台灣本地老攝影家都建立了相當程度的作品文化資產,也認同新一代的台灣攝影藝術發展,因此想藉由這多元的呈現方式,將台灣攝影圈的發展和積累做一次階段性的呈現,並且期待與另一端的藝術市場收藏機制建立起連接的渠道。

然而,此般良好的立意卻喪失在偌大的展覽空間當中,每一組作品的創作語彙皆截然不同,但全都以相同的方式排列展出,使得觀者駐足期間,難以拿捏每一幅作品的觀賞方式或停留時間,也讓攝影作品的欣賞方式必須停留在單張、視覺化、或者奠基在觀者的個人過往生活經驗之上,顯得有些可惜。

 

新銳創作

新一代創作者的作品露出則是兩場展覽當中的亮點,現於英國金匠學院攻讀美術碩士的鄭亭亭同時於兩邊展場中展出,於台北攝影節亮相的《我以貌取人(I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系列,出現推疊成塔的各種外文語言書籍,這些成堆的外語書籍形成了隔閡,文字就是最直接的屏障,但微妙的是,即使藝術家說自己「以貌取人」,但觀者卻怎麼樣也無法在影像中看到書本的封面,透過攝影手法,又巧妙地建構另一層隔閡。在Photo Taipei她則是展出《非志願性讀者(Involuntary Reader)》系列,在一百天當中,她限制自己不去主動接收媒介資訊,只被動地閱讀送到手邊的免費報,為它拍照,並記錄當下時地以及當天頭條,企圖以個人自身的行動與龐大的生活資訊、媒介所建構的真實兩相對抗。

在台北攝影節展出的新銳藝術家還包括了王琬瑜、張國耀、盧昱瑞、楊哲一、陳柏亨、何坤儒x吳睿哲、林易蓁x林后駿、賴泉潓x莊孟翰。其中王琬瑜作品《You and me and something else》以強烈閃光和看似不經意的視角創造出冷調的畫面疏離感,也凸顯出拍攝者似乎困在介入或不介入之間曖昧矛盾的狀態,值得玩味;盧昱瑞的攝影作品《看著時間,等待著海》系列則以海港為主題,黑白的影像畫面帶著紀實攝影穩重的質地,仔細對照一旁的數張底片沖洗印樣,才發現他抹去了畫面中的部分元素,使得漁船似乎成了更遙遠、碩大,並突出於海港生活當中異樣的存在,與港口這一頭攝影師的觀察者身份相望,鼓動觀者更進一步探索發生在遠洋漁船、港邊上所發生的故事。

在Photo Taipei舉辦的台灣新銳特展區則選出趙書榕、劉森湧、呂宛書、陳以軒、徐簡等五位藝術家的作品,包括平面、錄像。陳以軒《Nowhere in Taiean》系列是藝術家自美返台停留期間,身體力行島內出走的拍攝計畫,畫面成熟、有興味、色彩亦準確,為台灣地景提供另個輸出面貌,惟與藝術家個人自述中所提及,台灣人集體記憶或個人文化衝擊的連結稍微薄弱。

 

近十年來,攝影在全球各地都有起伏發展,完全以攝影為主題的展會更是越來越興盛,去年九月以來 ,如東京攝影節、韓國大邱攝影雙年展、英國布萊頓攝影雙年展、阿姆斯特丹Unseen攝影節,以及巴黎攝影節等等,大陸各城市也相繼舉辦盛大的國際攝影展會。除了帶點城市行銷的意味之外,攝影本身的接近性以及多變化性也是激發許多人投身攝影藝術領域發展的原因。日前,英國衛報專屬藝評Sean O'Hagan也指出攝影是一個不間斷進化的藝術型式,許多藝術家的創作遊走於各個類型攝影之間,「攝影正透過調適而存活——它總是必須如此(Photography is adapting to survive – as it always has)。」[1]

 

不管是從攝影本身的調性、或是跨越國際疆界的攝影發展趨勢,在在刺激著台灣關注攝影發展的藝文人士,期待台灣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攝影博覽會,從此次台北攝影節和Photo Taipei來看,名人和素人的創作交錯介入,創造了攝影展的特殊氛圍,觀察攝影名家和創作新銳的藝術實踐,也頗具示範作用,台灣攝影風貌的養成,還需要更多相關工作者的投入,持續摸索和碰撞。

 
links:
1. 鄭亭亭 click
2. 王琬瑜 click
3. 陳以軒 click
 
 
  
Art Plus 藝術地圖 January/2013
 
 



[1]  原文出自〈Photography: an ever-evolving art form〉,英國《衛報》(2012.11.16)clic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