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

她的眼裡似乎只能望見過去,心裡掛著的還是眉眼之間的八卦,他人不過只是超脫時限的存在,人事沒有因果,也從不淡忘,一絲一絲拈起來,秤斤論兩的評價。

碎語綴成一生偏寡長河。

而我只好勉力迴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