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蕭又滋<星體的殞落>個展

蕭又滋作品第030號,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創作有種吸引人的賦予特質,由創作者開展而出的各種藝術形貌,建構了新視野,也連結了我們和這個巨大的世界,宇宙萬物,草木星塵,能量和毀滅同時存在,驅使著事物運轉,也帶來無窮無盡的辯證。

 

許多作品探討著世界,或是設法呈現其中奧義,然而呈現的,終究只是時光長河的某一面。由德國藝術家Wolfgang Tillmans親自編輯,2012年出版新書《新世界(Neue Welt)》中的訪談中提到,如果仔細閱讀一家報紙,便能夠發現份量驚人、關於世界的種種,並暴露出資訊是如何被處理、製作的。他說:「只有斷片(fragments)能夠真正地被加工處理。我們能夠處理的絕對知識可能前所未有地多,但每件事都裂成碎片,如同分散在硬碟裡的各個分支檔案一樣;再也沒有全知觀點的存在(There is no longer a view of totality, of the whole)。」[1]

 

Wolfgang Tillmans對天文有難以言喻的傾慕和著迷,他的作品中可以看見浩瀚的繁星、波瀾壯闊的雲圖,以天文等級的高感度相機,取樣著肉眼可見和不可見的閃爍元件,穿插在人世間的各式影像裡,大大小小,遍及俗事和角落。他的鏡頭底下有著深刻的反思,留心觀察就可以看出他刻意屏除所有會引發的正反面價值觀感、以及攝影師能夠掌握的權力視角,還原凝視(gaze)的最初功能與原色。

 

甫獲日本1_Wall攝影展覽獎,新秀藝術家蕭又滋於八樓當代藝術空間舉辦個展「星體的殞落」,展出作品橫跨十年來零星拍攝、但經過審慎編輯、挑選而出的作品,以日本廣島核爆、原子能源開發所引領出的荒誕不安感做為主軸,企圖在「新紀元」和「末世」之間,透過影像暗示著每一個蠢蠢欲動、抑或惴惴不安的裂碎片段與時刻。

 

展出影像總數不少,三十餘張影像以看似隨機的方式安排在展場牆面上,星羅棋布。初見展場之時,各種大小、質地不一,訊息強弱參差的照片同時映入眼簾,直覺讓觀者聯想到這是該位藝術家透過影像反照自身生命歷程的一場視覺展演,並希冀透過更大的命題(如:末日預示)開展出更多外部的鏈結。然而,零碎的影像或者各自擁有其獨立性,儘管觀者設法保持著藝術家所引導的影像書寫手法和編排順序來進行這趟觀看旅程,在這段不長不短的行進甬道當中卻難以不被外部時時照射進來的影像靈光影響,而岔題、分心。

 

反覆來回看了幾次,確認了埋藏在每一張影像裡,各自意欲爬梳的肌理,才逐漸看見了藝術家所言的細部「線索」,幾幅乍看曖昧不明的影像於此時開展出來,彷彿踩踏在其他做為背景的影像煙塵之上,擺脫畫面中尋常場景所架構出的時空,跳躍著撞擊觀者原先既定的想像。

 

有相當直觀的視角,如藉由強烈的閃光所拍攝的溪底蝌蚪,清澈水面下悚然出現細密的黑色點狀分佈;或者茂林中出現的兩只巨大的蝴蝶人造雕塑,看不清到底是在哪個被人遺忘的遊樂園角落。也出現了許多象徵的符號,例如暗夜紅光裡的偉人銅像,或是做為展覽主視覺的中古世紀「生態圖」,暗示著遠古年代所播下的種種。展場中最出色的兩組作品,其中為一男子倒臥在水泥岸邊,姿態呈現不自然的扭曲,與底下的海潮只有一線之隔;另一張則是拍攝晚霞裡的社區,粉紫色的天空和平房式的尋常人家建築有著超脫現實的遲滯感,完整借代了整場展覽中呼之欲出的躁動和不安感,也和展場裡最先出現「恬適靜謐」的綠水小船照搖搖呼應。

 

這些照片分享着曖昧不明的共通點,意義有如建築在展場中不斷出現的水的意象,一再地四處流淌。展場中除了照片之外,也出現了一把撐開的雨傘、指針不斷原地跳轉的時鐘,以及兩張關於原子能源的報導。儘管這些物件背後夾帶著龐大的議題或暗示,但藝術家卻都選擇以份量輕巧、不刻意突顯的方式穿插在影像之中,彷彿也只是星塵一粟。儘管可解讀成這是創作者隱刻意晦地表述,卻也是讓觀展經驗稍嫌不滿足之處;然而就當代攝影創作而言,仍是清新可喜,也繼續期待創作者更臻成熟之際的展現。

 

 

 

Art Plus 藝術地圖 issue 16 February/2013
 



[1] Neue Welt, Wolfgang Tillmans著, 2012年由 TASCHEN出版。

Leave a Reply